是勇士也是投资专家,伊戈达拉的未来或许在硅谷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久久福利资源站


2016-17赛季开始前几天,勇士队的前锋伊戈达拉举办了一场72人的晚宴。到场的人中,毫无意外,有伊戈达拉的队友们:斯蒂芬·库里(Stephen Curry)、克雷·汤普森(Klay Thompson)、德拉蒙德·格林(Draymond Green)、贾维尔·麦基(JaVale McGee)、扎扎·帕楚里亚(Zaza Pachulia。

 

但是,和这些球星们亲密交谈的人,都是硅谷里如雷贯耳的名字——Salesforce的CEO马克·贝尼夫(Marc Benioff)、Autodesk的前CEO卡尔·巴斯(Carl Bass)、知名VC玛丽·米克(Mary Meeker)、苹果高管波佐玛·圣约翰(Bozoma Saint John)、Andreessen Horowitz 的合伙人杰夫·乔丹(Jeff Jordan)等等。


勇士球员在伊戈达拉组织的晚宴上和投资人们相谈甚欢

 

“这次聚会就是为了让大家多联系,让科技世界和篮球世界多产生联系。”

 

伊戈达拉和自己的前金融咨询师鲁迪·克莱因-托马斯(Rudy Cline-Thomas)想通过这样的活动,让运动员得以做出更好的投资选择,让硅谷的公司沾点NBA的星光。虽然有些公司的目的,只是为了和球员签代言合同,但是还真的有些高管能够赏识球员们的商业头脑。

 

一些风投家的建议能够帮助球员发展更好的投资资产组合。Snapchat的商业关系总监本·什末林(Ben Schwerin)就和球员交流如何在他们的Snapchat里嵌入广告。

 

球员们也意识到这天晚上的重要性。他们从备战期和季前赛的紧张节奏中,依然空出了这一天晚上来参加聚会。“我们刚刚从客场归来,明天还有一场比赛,”库里说,“但是我们明白和这些大人物见面的机会多难得。”

 

来到勇士四年,伊戈达拉已经成为了NBA里最有科技头脑和人脉最广的球员。他算得上是一个精明的硅谷投资人——早早地入手了Facebook、Netflix和特斯拉等公司的股票。他的名片夹里盛着的全是顶级的VC、CEO和硅谷企业家。这些人身家数十亿,也经常出现在勇士比赛的场边。他还被TechCrunch请去参加论坛、被LinkedIn请去做演讲。最近,他投资了健身和睡眠健康方面的科技公司、金融科技(Fintech)和消费品企业。尽管伊戈达拉自从进联盟以来已经赚了1.18亿美元的收入,他还是在为自己职业生涯末期、在硅谷顺利生存做盘算。

 

伊戈达拉不是唯一一个有商业头脑的球员。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库里、凯文·杜兰特(Kevin Durant),都在进行自己的投资。但是似乎没有人像伊戈达拉这样既为自己的未来盘算,还致力于带自己的小伙伴“入坑”的。

 

过去,球员和公司的关系十分简单:球员从公司拿到大把代言费,为品牌和产品站台。现在,赞助的方式仍然盛行,但是随着企业家精神的风行,尤其是处在硅谷这个特殊的地理环境,双方都看到了新的机会。

 

愿意用代言换股权或者其他投资形式的运动员,可能会冒点儿风险,但是他们的收益通常要远远高于传统拿赞助费的合作。

 

现在,随着各大职业联盟工资上涨,球员们甚至可以成为更有能力的投资人——球员可以在投资过程中扮演更积极的角色,甚至可以直接向公司投资。伊戈达拉就是个中翘楚。

 

“(NBA球员)现在很当红,人么都知道我们的名字,认得出我们的面孔,”伊戈达拉说,“但是事情总会有变化。”在名气和权势消减前,伊戈达拉想要帮助他的小伙伴们“培养起更多的关系,搭建更多的人脉,并且一直好好地经营,(为他们自己)创造更多的商业机会。”


伊戈达拉或许是NBA里面最有科技投资头脑的球员

 

伊戈达拉认为,运动员在退役前,就要把自己看做一个生意人。他愿意帮助他们。

 

这名33岁的前全明星球员一直在试图构建自己球员之外的另一重身份。这样的诉求大概从他职业生涯的起点——费城76人队的时候就开始了。他当时的朋友赫伯特·希尔(Herbert Hill),虽然从来没打过一场常规赛,但是他帮了伊戈达拉一个大忙——介绍自己的财务顾问克莱因-托马斯给他认识。

 

伊戈达拉和克莱因-托马斯很快成了朋友和师徒。在2007年,伊戈达拉成为了他的客户。之后几年,他们通过一个电子交易账户主要投资科技股票。不过,他们二人的手都不够长,伸不到那些真正赚钱的早期项目。

 

2013年,这种情况出现了转机。伊戈达拉结束了8年的费城生涯和1年短暂的丹佛经历后,和金州勇士队签约,搬到了湾区。克莱因-托马斯决定将伊戈达拉的投资扩展到新地区。他们给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杰夫·乔丹写了封信。一封真正的信。

 

“我真的收到了一封信,而我通常是不看信的。”乔丹回忆,“但是这次我回复了,我们在旧金山约见了。他们都是很聪明的人,对科技充满了热情,我们就这个话题彻夜长谈。”乔丹擅长的领域是消费科技,这也符合伊戈达拉和克莱因-托马斯的兴趣点。在早期,这家VC为伊戈达拉的投资打开了大门。

 

克莱因-托马斯曾经告诉伊戈达拉,如果他想成功,他就得把投资当做自己的第二份职业。伊戈达拉不仅听进去了,也照做了。

 

他每天都仔细阅读华尔街日报和TechCrunch的报道,推特上关注了各种类型的科技公司、新闻媒体、硅谷的投资人和高管。他还经常参加各种商业会议,认真听讲。他对于自己和克莱因-托马斯的钱去向哪里,非常上心。

 

“他在更衣室里,最经常讲的就是科技圈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的事儿,”和伊戈达拉做了四年队友,库里见证着伊戈达拉作为一名球员/商人的日常。“有什么事儿你都可以咨询他,他能给你一个相当专业的回答。”


库里参加伊戈达拉的晚宴

 

Twitter的前CEO迪克·柯斯特洛(Dick Costolo)就领教过伊戈达拉的商业头脑。他们二人在2014年进行过合作。柯斯特洛说起他和克里斯·波什的一次对话,波什说他得考虑自己退役后的生活了,虽然高管可以从一个公司跳到另外一个公司,但是波什只能做自己 CEO,自己负责规划自己的未来。“安德烈(伊戈达拉)的想法类似。” 柯斯特洛说。

 

柯斯特洛在随后为他的社交健身公司Chorus融资的时候,他找到了伊戈达拉和克莱因-托马斯。他看中的不仅是伊戈达拉的名人影响力和财富,他需要为一家经营健康的公司纳入运动员的视角。他们吃着晚饭,聊了聊投资意向。“他们问了我好多问题,有针对性的细节的问题,比任何人问的都多。“柯斯特洛说。随后,伊戈达拉和克莱因-托马斯成为了Chorus的早起投资人。

 

他们两人就像学生对待课程一样,花大量的时间来进行行业研究,寻找适合的领域进行深挖。他们的其他投资包括TruMid,一个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支持的电子交易平台,目前的交易量已经突破了10亿美元;还有一家名叫Hello and Thrive Global的睡眠科技公司;一家健康美容产品公司Walker & Company;以及德里克·吉特(Derek Jeter)的运动员媒体公司球员论坛(The Players Tribune)。

 

伊戈达拉在NBA的日子可能并不长了。离开NBA之后,他想要加强自己的投资和理财能力。在他的LinkedIn履历上,他给自己的描述是企业家、风投家,其后才是NBA球员。

 

2016年夏天,20多名现役和退役NBA球员来到旧金山,参加NBA球员工会(National Basketball Players Association,简称NBPA) 的第一届科技论坛。伊戈达拉作为NBPA的副主席,与克莱因-托马斯以及当时的执行主席罗杰·梅森(Roger Mason)发起了这项为期三天的论坛,期间球员和风投家、高管、企业家共同出席各种主题研讨——和创始人以及早期公司共事;理解科技和VC世界。发言嘉宾包括顶级投资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和Khosla Ventures,以及来自Twitter、安德玛和Halo Neuroscience的高管。

 

伊戈达拉发现,虽然对投资感兴趣的球员不少,但是真正有头脑的人还是少数。他不想让这些人沉浸在“投资成功很容易”的乐观情绪中。“运动员看到的都是成功故事,”克莱因-托马斯说,“没有人展现过投资失败的案例,但是这却是99%的现实。”伊戈达拉举办这场峰会的目的,是为了给运动员提供“失败前的防御”。


伊戈达拉和德拉蒙德·格林

 

伊戈达拉介绍,到会的很多球员都准备充足,目的性明确,很多人和企业高官、投资人们都建立了长时间的联系。

 

路易斯·阿蒙德森(Lou Amundson)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他在NBA打球已经超过十年,上赛季为尼克斯效力。他最近和一家虚拟现实技术公司合作,开发这家公司的体育业务。他来到现场想要了解创业生态系统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但是,他此行感触最深的一点却是,运动员不管多有钱,都要对自己的财务状况负责。“这样的观念还需要在一些运动员中培养,” 阿蒙德森说,“(科技领域)的确有很多好的机会,但是烂机会也多的是……你需要自学,多和人交流,建立人际关系。(伊戈达拉和克莱因-托马斯)他们都很愿意分享信息和人脉。“

 

今年夏天,NBPA的科技峰会还会继续举办。克莱因-托马斯希望会议规模可以更大,还考虑将运动员限制放宽到其他体育项目,甚至接受其他国家运动员。他们的球员-投资人晚宴还会继续举办。上次晚宴后,麦基就投资了一个VC参与的公司。

 

 “我一直想让球员们给自己投资,”伊戈达拉说,“这条路不好走,但是走得通。”至于他自己,他顺理成章地想要和兄弟们一起合作在科技领域干点事儿。“我一直告诉我的队友们,我们是一辈子的队友。等我们老了,我们还会一起做一番事业。”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Fastcompany,原文作者DANIEL TERDI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