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月办3届香蕉公开赛耗资千万 段暄要做单板公园领域的世界杯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久久福利资源站
摘要:体育大生意第1277期,欢迎关注最好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本文作者:黄诗旋体育大生意记者在12月1日的香蕉公开赛·张家口预赛中,27岁的中国单板第一人何伟用完美的落地完成最后一个动作。他情不自禁地开始挥舞



体育大生意第1277期,欢迎关注最好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本文作者:黄诗旋

体育大生意记者


在12月1日的香蕉公开赛·张家口预赛中,27岁的中国单板第一人何伟用完美的落地完成最后一个动作。他情不自禁地开始挥舞双手,为自己出色的发挥叫好。成绩一出——53分——这是中国滑手的最好成绩,却还是以4.67分的一名之差无缘晋级半决赛。自此,香蕉公开赛半决赛16人的阵容中,没有本土中国选手的身影。

比起“只差一点就能晋级”的遗憾,中国选手透露更多的是一种对成绩的坦然,何伟对此表示“确实技不如人”,这也让人心生疑虑:一方面是平昌冬奥会后即将进入北京周期的巨大市场,一方面是“三亿人上冰雪”的政策支持,另一方面却是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上中国滑手无法比肩世界顶尖高手的成绩尴尬。香蕉体育执行副总裁丁明昊把此归咎于中国市场上单板公园比赛较少:“自己练和不断比赛的竞技状态是两回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觉得他们需要更多的比赛。”





九个月办三届耗资达千万元级别 近10位TOP20选手领衔参与

国内单板公园赛事体系尚未形成,标杆性赛事更是近乎空白,香蕉公开赛就应运而生。“要做最好的单板公园赛事。”香蕉体育CEO段暄的豪言壮志并不是一纸空文,香蕉公开赛九个月举办了三届,横跨2016/17与2017/18两个雪季,总耗资达千万元级别,由世界单板滑雪巡回赛官方认证,是中国也是亚洲等级最高的单板公园赛事。而在崇礼刚刚结束的香蕉公开赛·张家口就是最好的佐证。

香蕉公开赛为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赛事,赛道由跳台和铁杆等道具组成。比赛中,运动员用飞行、跳跃、翻腾等动作,高速通过赛道上的各种障碍,展示高超的技巧和独一无二的创意。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男女子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成为冬季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它的得分主要是依靠裁判的“总体印象分”,跟跳水等项目类似,考察项目有距离、难度、完成度、动作类目多寡和创新能力等,总分100分。在本届香蕉公开赛中,世界排名第一的马克-麦克莫里斯最终就以89.67分的高分将冠军收入囊中。

而香蕉公开赛的“亚洲等级最高”主要体现在三点。第一点是与万龙度假天堂、日本顶级设计团队的强强联手。香蕉公开赛·张家口选址在北京市西北方249公里外的万龙度假天堂。坡面障碍技巧的赛道对于场地条件和雪量要求特别高,万龙度假天堂则拥有亚洲顶级的造雪系统和相关的配套设备,在自然降雪不足的雪季初期也能完成高规格赛道的搭建。这里还是日本、韩国等国家专业运动员指定的训练基地。

▼由铁箱与铁杆组成的“大香蕉”在赛场上格外亮眼


而本次赛道设计与搭建的团队是来自于日本的RE PARK CREW,团队中的核心人物是外号“大叔”的石川敦士,他致力于修建高水平的单板公园。在他们的设计中,最抢眼的莫过于“大香蕉”了,铁箱与铁杆巧妙组合,选手有更多的选择空间,既可以从中间位置的铁箱或者两端的铁杆滑过,也能够通过两种道具间切换的组合动作来展示高超的单板技巧。

▼世界排名第一的马克-麦克莫里斯在比赛中


第二点是本届比赛选手阵容豪华到让人尖叫,世界单板滑雪积分榜(WSPL)Slopestyle项目排名前二十近十位选手均参与了香蕉公开赛,包括了世界第一,刚刚在沸雪北京大跳台中获得冠军,相当于这项赛事的C罗梅西的马克-麦克莫里斯。在平昌冬奥会开幕不到70天的这个节点,能吸引如此多的顶尖选手实属不易。

虽然麦克莫里斯自己表示赴华参加香蕉公开赛是为平昌冬奥会练兵:“赛制标准与奥运会赛制规则相近,比赛环境与2018年冬奥会举办地平昌的气候环境相似。”但丁明昊却揭示了更深层次的意义:“麦克莫里斯的经纪人专门从美国飞过来见我,就是讨论平昌过后未来四年能做点什么,因为冬奥会进入北京周期以后这个圈子的价值都是在中国。他们有很高的商业敏感度,也需要借助中国故事给自己贴金。”

▼香蕉公开赛冠军、亚军、季军分走了高达7.2万美元的奖金


第三点是香蕉公开赛总奖金数额达到了12万美元,在国内奖金最高。包括10.5万美元名次奖金,其中冠军4万、亚军2万、季军1.2万,还设有近万元的单项特别奖项以及中国滑手的名次奖项。“这是赛事举办耗资最大的一个部分。在资金层面我们对中国选手有倾斜,这是对他们的一种鼓励,也是一种归属感,这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比赛,我们中国人也能拿奖金。”丁明昊介绍说。





段暄要做世界上最好的单板公园赛事 为中国单板事业添砖加瓦

九个月举办三届最高等级的赛事,段暄的团队动作迅猛,却并不是蒙眼狂奔。段暄告诉体育大生意,香蕉体育的滑雪产业布局主要是三个方面:要做世界上最好的单板公园赛事;要做面向大众的“冰雪嘉年华”;要为中国单板滑雪事业添砖加瓦。

▼克洛伊基姆在美国公开赛上收获了自己背靠背的冠军


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单板公园赛事是美国公开赛,现在已经有35年的历史了,相当于这个领域的“世界杯”或者“奥运会”。香蕉公开赛对标的赛事就是美国公开赛。虽然有着34年的历史积淀差距,而且比赛项目目前也只是单一的男子坡面障碍技巧,但是段暄的团队正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我认为结合香蕉的实力和中国未来市场的预期,我们是有机会的,我们在很多领域里都能弯道超车,更何况这一个赛事。”段暄显得信心十足,“要做到世界顶级,给我三年。”

但是作为尚在发展初期的小众赛事,如果把办比赛局限于赛事本身,那就是把钱丢进无底洞,企业仍然有盈利的需求,丁明昊的预期为“1819赛季我们期待能够打平或者盈利。”段暄希望围绕香蕉公开赛这个高端赛事,加上香蕉体育的泛娱乐资源和优势,做更符合大众口味的“冰雪嘉年华”。 在单板滑雪领域,受众比较年轻,体育+娱乐的方式并不新鲜,比如“沸雪”北京大跳台世界杯,就是将单板滑雪赛事与音乐会相结合。而段暄则是希望摸索出新的模式。

▼中国单板滑雪第一人何伟


有了塔尖,有了塔基,第三步则是让这座塔在中国冰雪版图中有自己的定位和意义。11月中旬,国家体育总局对担任备战任务的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要领导进行大幅度调整。调整后三位正司级干部同时前往冬运中心任职,这是体育总局第一次为一个运动中心配置三个正司级领导,彰显了总局在力争中国冬季体育取得突破上面的决心。除了国家层面的驱动之外,段暄也希望借助自己拥有的社会力量,为中国单板滑雪运动员,和单板滑雪这项运动助力。“我先做一个顶级赛事像是个桩子般立在那儿,接下来就要考虑对于中国单板运动员,我们能不能帮到他们?下一步怎么帮到他们?能不能可持续帮到他们?”而对于助力的具体形式,段暄也有多种思路等待评估和执行,比如举办青少年的赛事、赞助优秀的单板选手等。中国在技巧性运动上一直很有优势,比如跳水、体操。中国人在单板滑雪项目,特别是坡面障碍技巧上面的突破指日可待。

与三个目标同时出现的则是两个先决条件。首先就是高规模场地,目前中国有646家滑雪场,75%属于旅游体验型,这类雪场的特点是设施简单,通常只有初级雪道。好消息是,随着2022年冬奥会的临近,越来越多高规模的雪场将会或者已经出现,这类雪场的特点是山体有一定规模,有齐全的雪道产品,消费属性为度假+运动+旅游。这类雪场目前占3%,正在蓬勃增长。

▼香蕉公开赛现场观赛人群正在扩大


另一个就是观赛观念的形成。考虑到雪场昂贵的门票,受众的体验需求大于观赛需求,人们更愿意通过自己滑雪提高性价比,因此,现场观赛的市场还并不成熟。但是体验和观赛之间本来就存在双向促进的关系,香蕉要做的就是边干边推进。“我希望通过我们的赛事,也许有一天有个孩子打开了CCTV5+,看了一下转播,会由衷感慨,‘哇,这么酷炫’,我得管我爹要一块板,这样就挺好了。”单板滑雪比赛刺激、观赏性强,培养受众观赛观念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据丁明昊介绍,本届香蕉公开赛共售卖了两三百套与万龙共同推出的包括住宿和滑雪的“住滑套餐”,而上海、长春等地的滑雪俱乐部成员也都组队前来。现场观赛,甚至是专门现场观赛的人群正在扩大。





中国滑雪人群爆发式增长 文化形成仍需要时间

雪场的问题可以通过资金+技术解决,观赛观念的培养由比赛本身的精彩属性+大众传播促进。香蕉公开赛与世界最顶级单板公园赛事之间的差距最大的恐怕还是滑雪文化。

在《2017全球滑雪市场报告》中,作者劳伦特-奈凡特写道:“中国缺乏滑雪文化,大部分的滑雪者每个雪季滑1-2次,平均水平很低。”滑雪人群爆发式增长,和雪场的建设速度不足之间存在矛盾,大多数初学者第一次滑雪体验差,进而导致复滑率低,不利于滑雪文化的形成;另外则是中国幅员辽阔,具备修建雪场条件的却只有亚布力、长白山、松花湖、崇礼、新疆、西南几个地方。在广袤的南方地区,成为滑雪受众,甚至是形成滑雪文化似乎是一种奢望。

但这两个问题也在被逐渐解决,在全部滑雪人数中,一次性体验者所占的比重由2015年的80%下降到2016年的78%,雪场的加速建设也能使初学者的体验变好;同时在段暄看来,交通方式的便利让全国各地群众滑雪都成为可能,并且“越来越多的室内滑雪馆将建立,技术会打破冰雪原有的季节和地域壁垒。比如万达就将在成都和广州建立室内滑雪场。”

▼《2016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滑雪人次达到1510万


更重要的是中国滑雪人数确实在持续增加,《2016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2000年时中国的滑雪场总数只有50家,滑雪人次也区区只有30万,到了2016年,雪场的数量就提升到了646家,滑雪人次更是达到1510万。据万龙度假天堂市场营销总经理沈联春介绍说:“从03年到现在,万龙将要迎来15周年。积累到现在成为大发展的时期,一个是因为经济环境的好转,另一个是因为国家政策的支持,特别是冬奥会申奥成功之后。原来的全行业游客增长也就20%-30%,而申奥成功之后两年至三年之间,我们都是保持50%的增长。”

这主要得益于三点,一是冬季相对贫乏的娱乐休闲活动,不能满足改革开放后物质生活极大丰富后群体精神生活的需要;二是包括欧美、日韩等地区大众冬季休闲娱乐方式和价值观的多重渗透;三是北京-张家口申奥成功过国家政策和社会资金的大力支持。段暄则将其归纳为“上下”两头刺激的结果:“这种产业是由上到下和由下到上同时进行的。由上到下是‘三亿人上冰雪’,冬奥会这些概念,这是政府行为。由下到上则是老百姓要找到更多娱乐方式,而冬天滑雪是好玩、酷炫、有趣的事情。”

法国的滑雪文化注重的是社交属性,美国的滑雪文化强调竞技性,日本的滑雪文化在意的是姿态,对于未来中国滑雪文化的呈现形态,段暄认为不一定有强烈的符号感,重要的是越多越多人喜欢并且热爱这项运动。“用足球来比喻,意大利是链式防守,荷兰是全攻全守,那我们中国的足球特色是什么?这并不是目前需要考虑的问题,重要的是足球大众基础的建设。”同样对于中国滑雪来说,最重要的是滑雪大众基础的建设,最终将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范”文化道路。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